彩客网 >> 民族学
特日乐:蒙古族传统“安代”仪式的指号分析
2019年06月18日 09:01 来源:《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 作者:特日乐 字号
关键词:安代;仪式;皮尔士;指号学;指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彩客网安代;仪式;皮尔士;指号学;指号

作者简介:

  【摘要】仪式是特定人群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具体表达形式,人们为达到某种特定而实用目的而举行。透过作为表象的仪式,有助于阐释特定文化的意义和本质。蒙古族传统“安代”仪式历史悠久,驱魔治病,整个仪式充满了指号意蕴。借助于皮尔士的指号理论,从象似、标指、象征三个维度分析仪式文本,蒙古族传统“安代”仪式隐喻性叙事中的文化动力跃然纸上。

  【关键词】安代;仪式;皮尔士;指号学;指号

  【作者简介】特日乐,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博士研究生。

  一、前言

  莫尼卡·威尔逊认为仪式是理解人类学社会基本构成所在,能够在最深的层次揭示价值之所在。人们在仪式中所表达出来的,是他们最为之感动的东西,而正因为表达是囿于传统和形式的,所以仪式所揭示的实际上是一个群体的价值。维克多·特纳强调仪式是指号的聚合体(aggregation of symbols),他特别关注仪式过程中的各种指号,认为指号既是仪式中保留着仪式行为独特属性的最小单元,也是仪式语境中具有独特结构的基本单元。指号的意义与指号形式之间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理解和解释空间,我们可以从仪式指号的隐喻性叙事中发现其文化动力。

  本文通过皮尔士指号学路径,从象似、标指、象征三个维度,阐释和解读蒙古族传统安代仪式中关键指号的多层内涵,从而揭示传统安代仪式复杂的指号体系及其背后的深层结构。19世纪末20世纪初,指号学的理论被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和美国哲学家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Charles Sanders Peirce)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所充分发展。不同于索绪尔符号理论观点,皮尔士将生活的经验和对象纳入意指过程,强调了指号的社会属性,将指号的表征、传播和意涵融于一体,为我们研究社会、历史和文化现象提供了切实可行的理解框架。20世纪80年代后,理查德·帕蒙提厄(Richard Parmentier),罗伊·A·拉帕波特(Roy A.Rappaport)、韦伯·基恩(Webb Keane)等人类学家先后在仪式领域涉猎皮尔士指号学理论。国内仪式研究的指号学探索,目前较为鲜见。本文尚可称为指号学视角研究仪式的一次粗浅尝试,力图为该领域的研究提供富有价值的参考和借鉴。

  二、蒙古族传统安代仪式过程

  安代流传于内蒙古通辽市及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等地。安代仪式一般定于闲暇季节,短则七天,长则二十一天,最长四十天有之。主要为患“安代病”的妇女所举行的驱邪治病仪式。安代仪式的病患:一是由于旧时包办婚姻,无法与相爱的人结婚所患相思病,出现胡言乱语、精神错乱者。二是因不孕,影响家庭和睦及子嗣延续而出现沉默寡言、卧床不起、日益消瘦者。三是由于额勒(鸢)附体,出现摇头晃脑、兴奋狂躁者。整场仪式有1位“博”、2-4位歌者(安代沁)、1位病人及其他参与者。最为重要的角色为博,他负责仪式流程、人员分配,劝慰病人,制作“乌热查干格尔”及面人,保证整场仪式的顺利进行。以下是安代仪式的大致程式:

  (一)筹备:博根据病人及家人所描述症状,初步诊断病情,并与家属商定仪式日期、地点、规模及歌者等具体细节。场地一般为十余丈村庄平坦一隅。翻开场地表层土,用马粪与草芥铺垫约半尺,再用湿土夯实,以仪式参与者舞蹈步伐更富弹性,顿踏间作出声响。

  (二)设坛:在场地中央立一根长杆,蒙古语称“奈吉木”,意为金柱子。病人在家人协助下,洗净头发并将之披散,遮挡面部,被领至场地中央的“奈吉木”旁。病人双手持香跪拜“奈吉木”,后坐在长凳上侯之。闻讯而至的村民以“奈吉木”为轴心,肩并肩自觉围成一大圆圈,静待仪式开始。

  (三)赞鞭:博着法服,手持铃鞭,道奇腰别弯刀或单面鼓隆重登场。先高歌一曲《合珠来》赞歌,大意为博的神鞭威力凶猛,赞其恐吓鬼魂之效用。唱毕,宣布仪式开始。

  (四)开解:博和道奇为了开解病人,用一至两晚,以歌舞形式,探询病因。唱词诙谐,旋律柔和,使病人产生强烈共鸣,逐渐使其打开心扉,随博和道奇加入众人挥动手帕,顿足起舞。

  (五)赞茶:病人歌舞至大汗淋漓,被搀扶至“奈吉木”旁的椅子歇脚饮茶,众人齐唱《赞茶歌》。

  (六)夺安代:稍事休息后,仪式迎来高潮。有时一个场地容不下,便另组一圈。绕场而转的病人,依据歌舞的热烈程度选择圈组。两个圈组争相吸引病人,形成“夺安代”的景况。

  (七)送安代:仪式结束前,博用柳条或秸秆做成蒙古包状模型,蒙古语称“乌热查干格尔”。用五色丝绒网住,并贴上五色额勒剪纸。安代仪式结束当晚,将“乌热查干格尔”搬至安代场地。待安代收场,据当日占卜所预测的不吉方向烧掉之。同时在三叉路口挖一三角坑,将五谷杂粮、“博”所写的符、病人的替身“小面人”一并放入其中。遂唤病人跪在一旁磕头,博念叨:“磕头吧,磕头吧,从此你就脱灾了!”尔后,病人“闭关”三七二十一天。博最后告知病人的家属,鬼魂、灾厄均已消失,病人痊愈。至此,整个仪式即告结束。

作者简介

姓名:特日乐 工作单位:彩客网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