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 >> 地区版块 >> 贵州
新型农业经营组织形式优化农业生产链
2019年06月27日 10:48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王丰阁 字号
关键词:合作社;农户;农业生产

内容摘要:大量实践证明,在贵州广大农村基于“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制度安排下,快速成长的“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是最符合当前贵州快速推进现代农业发展的现实需要,这种新型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是推动乡村振兴与农村产业革命的有力手段。

关键词:合作社;农户;农业生产

作者简介:

  大量实践证明,在贵州广大农村基于“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制度安排下,快速成长的“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是最符合当前贵州快速推进现代农业发展的现实需要,这种新型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是推动乡村振兴与农村产业革命的有力手段。

彩客网  “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是一种制度创新。“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为贵州探寻现代农业发展之路提供了最佳的组织方案。这种组织形式将“龙头企业与农户”,也就是“公司与农户”的外部市场交易关系内部化到合作社不同类型社员的关系之中,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交易成本,同时提升了农产品品质,实现了多方利益主体的“共赢格局”。因此,从本质上讲,这是一种制度创新。这种制度创新有利于提升农业产业链的竞争力,这构成了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演进的内在逻辑,也决定着农业经营组织形式演进的基本方向。

彩客网  “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是提升农户参与市场竞争的有效形式。农业经营组织形式变革的动力来自于解决分散的小农如何以组织化的方式参与农业大市场的竞争。这凸显出“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深层次矛盾。龙头企业有着敏锐的市场嗅觉与集聚现代要素的天然优势,在农业产业纵向一体化中优化产业链条与整合资源,具有显著的制度优势。当龙头企业与农户基于农业订单产生利益连结后,所签订的农产品购销合同与议定的收购价格,构成了市场交易性质购销关系的主要内容。在农业生产中组建合作社,有助于提升分散小农自组织能力,提高其市场交易能力与谈判能力,从而提升农户参与农业市场竞争的能力,同时确保龙头企业获得相对稳定的农产品来源,促使组织内成员产生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共同努力提升农产品品质,实现共赢。

  因此,“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将农业生产、加工、销售整合为一体,体现了农业产业链的优化。这将激励更多的龙头企业将现代要素持续性地投入到传统农业中,加快了农业产业链由分离走向整合、由纵向整合走向混合整合,提升了农业产业链的竞争能力。

  “三变”赋予“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农业组织形式特有的“贵州生命力”。基于贵州在农村大力推进的“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制度安排,催生大量农业专业合作社。这是贵州快速推进“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农业组织形式变革的前提,探索出一条有效的小规模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路径。要打破分散的小农户近乎封闭的农业生产循环系统,就必须构建新的内部组织形式,提升其与外部市场对接与谈判的能力。在以“公司+农户”和“公司+中介组织+农户”为核心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中,因为公司与农户利益的对立性并为发生根本性改变,在公司对生产过程监督成本过高和农民诚信意识、质量意识缺失的情形下,公司对农业生产过程的控制能力有限,农民逐利倾向导致“搭便车”行为难以得到有效遏制,公司无法保证所收购的农产品总能达到事前规定的质量标准。这种农业经营组织不能真正让公司有效控制上游企业,其原料安全与品牌信誉难以得到保障;同时,农户也很难与公司分享产业链协同效应所带来的“额外”利润。要推进农业产业化,打破“二律背反”,必须组建农业生产专业合作社,协调推进农业产业化与维护农民利益二者之间的冲突。

  从全国来看,合作社主要是以种植、养殖等生产专业大户、营销大户领办兼业小农为主要形式,占全部合作社的69.2%,完全由小农自发联合组建的合作社数量很少,由龙头企业领办的合作社占比为5.4%。与全国大多数合作社不同的是,贵州大多数农业专业合作社是建立在“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基础之上,将分散的小农户基于村集体联合为互助的经济组织,这不仅仅重新激活农村基层治理组织的生命力,同时,农户以合作社为载体,增强了自组织能力,社员的股金可以获得股息收入,收入的多元化促使农户保产优质动机增强,使“二律背反”在贵州农业产业化中得到较好的平衡。

  这一组织形式具有鲜明的“利益与谈判能力对等”的较为稳定的组织特点。贵州各地农村基层组织基于“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纷纷成立农业生产专业合作社,由此诞生自组织单位,率先将“变股东”的农户与“有资产、有股金”农业生产资源进行整合。通过依托合作社这一联合互助组织的资源整合,一方面提升了农户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另一方面强化自组织管理能力,尤其是与农业龙头企业的对等谈判能力,可以采取“市场化”的手段较好地维护了农民利益。同时,合作社依托于农村基层组织,促使社员之间建立良好的信任与合作关系,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农业订单合同执行与监督成本。这吸引了大量的农业龙头企业在贵州布局农业产业链,投入资金、技术与管理资源,发挥其市场对接优势。“三变”+“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这一制度创新为解决理论上的“二律背反”提供了实践参照,创设了一种龙头企业依托稳定的农产品来源与品质,以追求资本收益的利益与农户参与市场竞争增收利益的平衡。

  这一组织形式不仅发挥了农民的主体作用,同时也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提供土壤。农村的现代化既包括“物”的现代化,也包括“人”的现代化。贵州没有发展现代农业的优势条件,广大农民受限于资源禀赋与所受教育水平,无力成为改造传统农业的主体。基于“三变”所产生“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组织形式,具有集合三方优势的特征,“龙头企业”积极投入现代要素,“合作社”将分散农户有效组织起来,“农户”发挥精耕细作的天然优势,演化出三方“互利共生”的关系。随着这一组织形式逐渐在贵州大地的推广,广大农民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农业现代化进程,切身利益得到保障,主体地位不断提升。

  (作者单位:贵州财经大学) 

作者简介

姓名:王丰阁 工作单位:贵州财经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