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 >> 地区版块 >> 北京
“世界剧院北京论坛”共话未来
2019年06月29日 14:24 来源:《北京晚报》(2019年6月24日23版) 作者: 字号
关键词:2019世界剧院北京论坛;年轻群体;作品;艺术

内容摘要:彩客网由中国国家大剧院发起主办的“2019世界剧院北京论坛”昨天闭幕。包括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法国巴黎歌剧院、美国卡内基音乐厅、德国柏林歌剧基金会、奥地利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顶级剧院在内的艺术机构代表就“剧院运营管理新理念”、“艺术教育与观众培养”、“艺术创作与生产的未来之路”等实际问题发表了主题演讲。旨在建立世界剧院北京论坛交流合作机制、探索成立世界剧院联盟组织的《北京宣言》也正式发布。剧院多了,观众从何而来纽约与大都会歌剧院,伦敦与英国皇家歌剧院,米兰与斯卡拉歌剧院,北京与国家大剧院……放眼世界,每个雄伟的城市,几乎都关联着一座地标性的剧院建筑。

关键词:2019世界剧院北京论坛;年轻群体;作品;艺术

作者简介:

彩客网  由中国国家大剧院发起主办的“2019世界剧院北京论坛”昨天闭幕。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近90家艺术机构的200余名管理者和艺术家在三天的时间里共同探讨了当今剧院行业面临的挑战和发展趋势。论坛期间,包括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法国巴黎歌剧院、美国卡内基音乐厅、德国柏林歌剧基金会、奥地利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顶级剧院在内的艺术机构代表就“剧院运营管理新理念”、“艺术教育与观众培养”、“艺术创作与生产的未来之路”等实际问题发表了主题演讲。旨在建立世界剧院北京论坛交流合作机制、探索成立世界剧院联盟组织的《北京宣言》也正式发布。

  剧院多了,观众从何而来

彩客网  纽约与大都会歌剧院,伦敦与英国皇家歌剧院,米兰与斯卡拉歌剧院,北京与国家大剧院……放眼世界,每个雄伟的城市,几乎都关联着一座地标性的剧院建筑。如今,剧院的地位越来越得到认可,中国剧院的蓬勃发展更是举世瞩目。原国家大剧院院长、中国剧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平给出了这样的数字:1949年,我国拥有的单体剧院不到50个,但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拥有140余座大剧院。

彩客网  仅以北京为例,未来几年,中央歌剧院、中国爱乐乐团、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国家交响乐团、北京歌剧舞剧院的剧场都将陆续落成,城市副中心也将在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后迎来又一座大型剧场——文化粮仓大剧院。津冀两地也在见证着剧场的迅速铺展,保利院线覆盖了天津、唐山、保定、衡水四个城市;环京一带,拥有5个剧场的廊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中心、固安大剧院等许多剧院都已经落成,更多的剧院还在建设当中。

彩客网  现实而紧迫的问题随之而来:高大雄伟的剧院建成了,然后呢?如果不想变成徒有其表的空架子,剧院必须能够吸引足够的观众。有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全国观看演出的人次由9.58亿上升到13.76亿,但真正走进剧场的观众仍然不足20%。剧院的经营管理,显然还面临着许多挑战。

  新“经典”的创作是世界性难题

彩客网  陈平认为,“让观众持续不断走进剧场,关键要有好的演出产品。”舞台呈现永远是剧院赖以生存的根本,但作为一种传统的演出形式,剧院上演的剧目中,无论歌剧、芭蕾、交响音乐会还是话剧、戏曲,经典的作品都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每每提及歌剧,许多观众能想到的只有《茶花女》、《托斯卡》等几个名字,“过时”成了歌剧这种艺术形式难以摆脱的标签。

彩客网  在让歌剧重获“新生”的领域,英国皇家歌剧院一直走在前沿。行政总监科马克·西姆斯说,在诠释一些经典作品时,英国皇家歌剧院的团队常常会加入新的元素和解读。在每个演出季中,除了复排剧目,英国皇家歌剧院都会委约一部新作品。“新的作品非常重要,对于歌剧来说,它是新的血液。如果我们不给予重视,歌剧会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彩客网  发掘并推出新的作品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仍以国家大剧院为例,在委约知名作曲家的同时,“青年作曲家计划”旨在为更多的作曲新秀提供展示的平台;由大剧院主办的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也一直在努力寻找编舞人才。在此过程中,大浪淘沙的佳作涌现,但更多的作品首演后销声匿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的剧院往往承担着很大的风险。拉丁美洲歌剧联盟第一副主席安德列·罗德里格斯建议,剧院之间应该更多地合作,分享各自关于新作品的构想,“一部新的歌剧,可以考虑由两到四个歌剧院共同分担费用。当新作品在参加制作的剧院上演时,你就有更多的机会把它租给或是卖给其他感兴趣的剧院,剧院原创作品的流转非常重要。”

  下大力气吸引年轻群体

彩客网  好的作品不等于好的上座率。论坛期间,几乎所有发言都提到,剧院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可能地运用各种手段吸引观众,尤其是年轻群体。巴黎国家歌剧院候任国际发展部部长夏曼宁说,法国曾做过这样一个调查,50个想要观看各类演出的法国人里,只有8个会选择古典音乐会,8个选择舞蹈,而愿意听一场歌剧的观众只有4个。奥地利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数字发展部部长克里斯托弗·魏道尔曾看过一份样本容量达到4000人的调查,许多美国人甚至从来没觉得歌剧或古典音乐与自己有关。

  大量年轻人聚集的社交媒体成为很多国外剧院的选择。“我们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宣传,用年轻人的语言、用年轻人的思路去宣传。”西班牙利赛欧歌剧院总经理瓦伦蒂·奥维耶多·科奈约说,“我发现,年轻人的确有点‘自恋’,他们特别喜欢拍照。”于是,剧院投其所好。演出开始前,利赛欧歌剧院会为观众们送上以作曲家命名的迎宾鸡尾酒,“普契尼”、“威尔第”,每一杯的味道都各不相同。剧院还非常欢迎大家在网上晒出剧院的照片,富丽堂皇的装饰往往会让他们收获许多点赞,满足小小的“虚荣心”。“离开剧院后,他们可以形成一个社群,讨论歌剧,讨论自己的体验,这是我们的目的。”

  艺术普及是另一种更为长远的方式。考虑到剧场的承载能力毕竟有限,许多剧院开始把目光投向更加自由便捷的影像:英国皇家歌剧院每年都会直播14部作品,把剧场中的实况录像带到影院或露天广场;美国林肯中心室内乐协会一直与广播电视合作,后来,他们又尝试在社交媒体等网络平台上进行直播;国家大剧院现在已经拍摄了29部歌剧电影,今年5月,舞剧《天路》还开启了全球第一次4K+5G的影院直播——这部分观众,是剧院未来的“生力军”。

  “剧院表演是一门老式的艺术。”但德国柏林歌剧基金会总经理乔治·费尔特哈勒同样注意到一种趋势,在数字技术发展到某种极致的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念“现场感”,并重新关注起剧场这种面对面的表演形式,新的机遇悄然来临,“人们喜欢现场演奏的音乐,喜欢现场的歌唱,这种魅力是无法取代的。我想这也是剧院将永远存在下去的理由。”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